猪大获全胜

04 11月 2015
2523 次数

原作:马文.路博纳  

 

有一则颇流行的神话称放射性元素测年法证实了地质年代表和人类进化论。这些测年法看似很高端,连很多基督徒都认同它们就是年老地球的证据。澄清这个错觉的最佳办法,就是考察一下东非KBS凝灰岩层和这里出土的著名化石KNM-ER 1470。1

 

理查德·李基(Richard Leakey)是两位著名古人类学家路易斯(Louis)和玛利亚·李基(Mary Leakey)的儿子。他于1967年考察了肯尼亚北部的鲁道夫湖(现在的图尔卡纳湖)的化石沉积层,并立即组织了一支远征队伍,寻找人科动物的化石。

 

在所有发现的化石中,最重要的要数KNM-ER 1470(颅骨1470)。这颗颅骨表面看上去很接近现代人的头骨,但是理查德·李基最初推测它有290万年的历史。

 

凯·比汉斯迈耶(Kay Behrensmeyer)是一位地质学家,早期曾与理查德·李基在东鲁道夫一起工作。她在考察那片地区的地质结构时,发现了一层由火山灰构成的地层或称凝灰岩,后来被命名为凯·比汉斯迈耶场(即KBS凝灰岩)。

 

如果这层KBS凝灰岩是位于其它地方,就不会引起人们关注。但在东鲁道夫这个地方则意义非常。第一,一般情况下,放射性测定法不能用于人的化石和文物(工具),但是可以用于KBS凝灰岩,因为它含有钾-40,而钾-40会衰变为氩-40。第二,有些出土的石制工具与KBS凝灰岩相关联。人们假定,利用凝灰岩则可估测石器的年代。第三,在KBS凝灰岩以上的和以下的地层都出土了数百件智人和南猿的化石。因此,这层凝灰岩的年龄就成了在它之上的化石的最大年龄和在它之下的化石的最小年龄。

 

第一次对KBS凝灰岩进行放射性元素定年是在1969年,远远早于发现颅骨1470的时间。理查德·李基将岩石标本提供给钾-氩测年法的权威人士F.J.菲奇(F.J. Fitch,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和J.A.米勒(J.A. Miller,剑桥大学)。

 

菲奇和米勒第一次测得的结果是2.12到2.30亿年,符合进化论的要求。然而关于这一结果,他们表示:“这些结果清楚地表明,这里有外在因素造成的氩元素年龄差异….”。 2  他们怎么知道存在差异?这是根据伴随着岩层出土的化石得出的结论。虽然我们一再被告知,测年法能够独立地证明进化年代,但是事实上,与地层相关联的化石已经决定了估算出来的“可接受的”年龄。根据他们的进化观点,出土于KBS凝灰岩层之下的南猿和其他哺乳动物化石足以决定这岩石层应该有200到500万年的历史。

 

所测得的2.12到2.3亿年的结论实在是谬以千里。如果没有与地层相关联的化石,根据这一测年法得出的结论是对是错,相信进化论的地质学家将无从知晓。在没有化石作为参考的其它情况下,相信进化论的地质学家就会把根据放射性测年法估算的年龄当作正确的答案。菲奇和米勒要了新的标本,于是他们根据这些浮石团和长石晶体得出新的结论:KBS凝灰岩有261万年的历史。3 李基于KBS凝灰岩之下的岩层中发现了颅骨,而KBS凝灰岩的测定年龄为261万年,颅骨下面的岩层的年龄被定为318万年,因而颅骨的年龄被估算为290万年。

 

1972年,在颅骨1470被公开之前,维森特·马格里欧(Vincent Maglio,普林斯顿大学)在《自然》期刊上发表了鲁道夫湖泊东边埋有人科动物的沉积岩的年代表,其中包括KBS凝灰岩。4  该年代表的根据是两种猪和一种象的演化谱系。马格里欧的年代表和菲奇-米勒的测定结果一致,并被认为是证实了他们测得的年代。

 

1974年,《自然》杂志发布了这片地区的第三份年表,这次的根据是古磁场。5   270万年到300万年的结论似乎已经成为了联合其它定年法的‘轴心’。6

 

到1974年末,人们使用了四种不同的测年法,对KBS凝灰岩做了五次年代测定。据说不同测年法得出了互不冲突的结果,这似乎是地质学家梦寐以求的。

 

然而,在台面以下, 这个被确定为290万年的头骨1470让进化论界难以接受。按照人类进化理论来看,一个与现代人如此如此相似的颅骨不可能那么古老。可是理查德·李基却一直坚持他最初测出的年代。如果颅骨1470真有290万年,那么他就发现了人属中最为古老的成员,否则他的发现就没有多大意义!因此,他拒绝降低这颗颅骨的年龄。

 

与此同时,另外一份由G.H.柯提思(G.H. Curtis)和他的同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完成的研究则称凝灰岩有两个独立的部分。其中一个年龄是160万年,而颅骨1470出土的另一个部分,年龄是182万年,两个年龄都比之前五次研究发布的年龄要低。

以上引用的所有文章都称,要获得没有受到干扰、风化或是再生岩的岩石标本或晶体标本,困难重重。问题是,我们如何知道哪个标本是测年的优质标本呢?答案是,‘优质’标本会测出与进化论预设一致的年代。‘劣质’标本就是那些测出的年代与进化论不一致的标本——这是一个经典的循环论证。

 

1980年的三月20日,又有两份发表于《自然》中的测年法研究对之前的研究成果提出批判,并称KBS凝灰岩的年龄是187到189万年。1981年末,伊恩·麦克德哥(Ian McDougall)发表了一份关于KBS凝灰岩的研究,称凝灰岩的年龄是188万年。而那时,KBS凝灰岩测年结果的争论已经持续了10年,最后,大家一致同意一个距我们更近的日期。

 

猪的力量

虽然看上去KBS凝灰岩的争论是在1980-1981年间被不同测年法测得的结果平息的,但事实上,这个争议是在1975年被猪平息的。

 

唐纳德·约翰森(Donald Johanson)回忆了1975年参加伦敦人类学和地质学主教会议的经过。当时巴兹尔·库克(Basil Cooke,哈利法克斯戴尔豪斯大学)发表了一份重要研究报告。他的研究是针对南埃塞俄比亚,包括哈达尔地区(埃塞俄比亚)和奥杜威峡谷(坦桑尼亚)地区的猪基因序列。据库克的研究,以前对图尔卡纳湖(即从前的鲁道夫湖)的定年比实际年龄高出了80万年。这是他从图尔卡纳的猪得知的。

 

关于会议进行的情况,约翰森写道:“除了图尔卡纳湖团队[理查德李基和他的研究伙伴],所有人都同意KBS凝灰岩以及头骨1470的年龄需要更正。”7

 

整个事件惊人的部分在于,古人类学家拒绝了他们一般认同的客观、科学数据。几份研究都具备内部一致性,五种不同定年法测得的结果非常接近。但是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这些年代无法与猪和人的进化理论相融。

 

猪的进化貌似简明地了结了东非KBS凝灰岩测年问题,但是证据却无法令人心悦诚服。在库克提出的猪种系发展史中(非洲灌丛野猪、巨林猪、疣猪等),他将猪分成了三个分类学上的“群”。其中两个种群起源于“假想的猪类祖先”。组成这个三个群的20个品种的谱系相互平行,中间仅用虚线连接,表示任何两个物种之间的血缘关系尚没有得到证实。这张图也完全可以由创造论者绘制出来。

 

很多猪化石证据都是牙齿。有几个种类是基于非常薄弱的证据上(“不完全知道”、“罕见”、“稀少”等),各种关联大都是出于猜测。

 

1980-1981年出版的关于KBS凝灰岩年龄的研究论文中有太多对早期研究的批判,以至于他们不得不质疑自己使用的测年方法的客观性和有效性。

 

放射性测定法的神话

从上文所述的经过中可以突出地看到放射性测年法有两个严重的问题。首先,对KBS凝灰岩进行年代测定的历史说明,无论科学家如何严谨地选择岩石标本和进行实验操作,只要他得出的结论不是“正确的年代”,都会被指控为用了受干扰(受污染)的标本和有误的方法,而这些指控却不需要证据来证实。文献显示,即便放射性元素测年法的理论成立(其实不然),要在实际操作中找到纯净的、未受污染的岩石标本,也需要人类所不具备的无所不知的能力才能实现。放射性元素测年法是一个自欺欺人和循环论证的经典例子。这是进化论的又一个迷思。

 

第二,一般情况下,都是先发现化石,接下来人们对化石出土的岩层进行测定。在这种情况下,古人类学家在某些程度上就可以对结果有一些控制。他可以拒绝不符合化石进化的年代。他甚至都不需要发表那些“异常错误”年代。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绘制一副看上去非常符合人类进化论的人类化石记录图景,实际上却在误导人们。

 

如果颅骨1470没有被发现,KBS凝灰岩就很可能被定为261万年。科学家就会告诉我们,因为放射性测定法的准确性,又因为有几种独立的测年法的控制,这个结果是一个“保险的年代”。这颗与现代人十分接近的颅骨1470是一个非常惊人的发现,而它刚好处于KBS凝灰岩下方,从而促成了长达十年的争论。

 

在这桩长达十年的关于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类化石的年代之争中,最后还是猪胜出了。猪打败了大象,打败了钾-氩测年法,打败了氩40/氩39测年法,打败了裂变径迹测年法,打败了古磁场。猪大获全胜。

 

但是,实际上,获胜的并不是猪,而是进化论。在测年的游戏中,进化论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注释和参考文献

1   KNM-ER 1470:KNM代表肯尼亚国家博物馆9 (Kenya National Museums),这是它珍藏的地方;ER代表东鲁道夫(East Rudolf),这是它出土的地方; 1470是博物馆收藏号)。

2   J. Fitch and J.A. Miller, ‘Radioisotopic Age Determinations of Lake Rudolf Artifact Site’, Nature226, April 18, 1970, p. 226.

3   同上, p. 228.

4   Vincent J. Maglio, ‘Vertebrate Faunas and Chronology of Hominid-bearing Sediments East of Lake Rudolf, Kenya’, Nature239, October 13, 1972, pp. 379–85.

5   Brock and G. Isaac, ‘Paleomagnetic stratigraphy and chronology of hominid-bearing sediments east of Lake Rudolf, Kenya’, Nature247, February 8, 1974, pp. 344–8.

6   同上, p. 347.

7   Donald C. Johanson and Maitland A. Edey, Lucy: The Beginnings of Humankind, Simon & Schuster, New York, 1981, p. 240. Bracketed material added for clarity.

 

 

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创造事工国际 

本文源自创造国际事工网站chinese.creation.com,经许可使用。

原文http://creation.com/the-pigs-took-it-all